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好!

窝窝窝,去玩测关键词写文了,对是的【重点】写文【重点】
接下来是文文,因为这是文笔垃圾的我写出来的,所以,小学生文笔预警,大量ooc预警,奇奇怪怪的地方超级多,没问题就请继续↖(^ω^)↗
顺便不要打我,我那么可爱。其实会没人看【这是预言,我已看透一切】

====分割线太难打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松】
我捡到了一只猫。

小小的,油亮的蓝色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上去不是什么普通品种。第一眼就让我想到了那个常穿着蓝色紧身亮片裤到处晃悠不论是行为举止还是外貌言行都,不,应该是整个人都由里到外散发出一股青春疼痛意味的,一想到就会疼痛到满头大汗肋骨断裂的那个次男。

  当然并不是说这只小猫会让我也产生这种即使一辈子相处也不会免疫的疼痛感,只不过是小猫那油光水滑的皮毛容易让我想到那蓝色的亮片裤罢了。

  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小猫的皮毛,漫无目的走在街上的小松,无视了周围人们奇怪的视线和时不时的手机闪光灯,缓缓走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宠物店,一把把小猫塞在其中一个笼子里。然后回头,一脸无所谓的走了。只留下那只蓝色皮毛的小猫在身后无助的叫着,用它那并不尖利的柔嫩爪子扒拉着笼子的小门。

  最后总会失去的,不如从来没有得到过。小松这样想着。一边对自己的明智赞叹不已。而且自己虽然已经不算一个neet了,却永远不可能再去养活一只猫了,还不如这样,至少会给它活下去的机会。

  成功说服自己的小松,一身轻松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打算回家看看后就永远离开这里。现在其他的弟弟一个个都有了工作,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只有作为长男的自己之前还只是一个neet。自己已经无法起到领袖的作用了啊。不,应该是说,作为长男的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呢,弟弟都已经长大了呢。没有自己,弟弟们,还有空松,说不定会过得更好一点?没有自己的无理取闹,没有自己的撒娇挽留,说不定他们早就过得像模像样了呢。

  天色一点点的黑了下来,独自一人站在家门口的小松看着紧闭的大门,喊着我回来了。声音却显得微弱,在风中变的支离破碎。没有人来开门,小松明白的,也不会有人来开门。就算是家里的灯全部亮着,弟弟们全都回来,自己也不会有人理睬。他都明白的,但是也不想明白这个事实。

  他早在一周前,出车祸死去。

  小松颓废的跪在大门口,鲜血一滴一滴顺着头上的伤口处流下。

【空松】
  我还是弄丢了你。

  看着灵堂上,那张灿烂微笑的小松的照片。空松满脑子都是小松被车子辗过时的样子。无数次在脑内循环,模拟着当时如果自己在场会如何潇洒的救下小松,然后会得到一个感激的微笑吗?亦或是一个甜蜜的轻/吻?

  接着在甜蜜的幻想中醒来,又一次的被现实击垮。

  简直想要疯掉。

  但是不行,做不到放任自己陷入幸福的假象,沉入虚幻的梦境。同样被击垮的还有四个弟弟。自己是六胞胎中的次男,自己必须接替长男的责任,照顾父母和兄弟,不,现在应该是父母和四个弟弟。

  多么想去陪他啊。但这只能深深的埋在心里。脸上挂着完美的微笑,一一去安慰自己的家人,还有来家中哀吊的朋友。

  多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不行,你现在是家中的老大,你不能哭。

  多想被人安慰一下啊,哪怕仅仅是一句敷衍。

  没有,你现在是家中的老大,你不需要。

  多想再见他一面啊。

  不可能,他已经死了,你可以看照片。

  多想,去死啊。。。

  想得美,你身上背负着一家人,他们再也承受不了一点点的打击。

  为什么?

  明明自己平时在他们眼中宛如透明人的自己,只有在这时才会被需要着啊?为什么这么难受的自己,还会完好的活着呢?

  空松想着,不解的歪了歪头。

  大概只要被需要着,自己无论多痛,都可以坚持下去吧?

  那,我只要被需要着,就可以活下去吧?小松,他也是这样想的吧?

  只要被需要着,就,好,了?

  空松微笑着,在阳光下,闪耀着迷人的蓝色光芒的眸子空洞无比。他回过头,迎向前来哀吊的人们。
【END】
 

2017-10-05 5
 
评论
热度(5)
© 新君越|Powered by LOFTER